您所在的位置 > 官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浪漫之都的巴黎成硝烟弥漫的战场
发布时间: 2018-12-07 来源: 点击次数:

巴黎、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是浪漫的象征,温馨的代言,华丽的表彰。但过去的这几个周末,浪漫之都却变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一边是全副武装的____,一边是身穿黄背心的抗议者。催泪瓦斯对自制燃烧瓶,砖瓦石块对高压水龙。重重的路障,熊熊的火光。

香榭丽舍大街被焚毁的汽车堵塞,凯旋门上涂满了“砍头”、“马克龙下台”的涂鸦。

1.jpg

抗议演变成暴乱

过去3个周末蔓延法国各地的"黄背心运动"和平抗议,终于在上周末(12月2日)演变成巴黎街头的暴力骚乱。示威者砸碎沿街建筑的窗户,抢夺商店,纵火烧毁银行大楼。首都巴黎经历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骚乱。

法国警方说,迄今,骚乱已经导致3人死亡,13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23名警察。近400人被警方拘捕。

巴黎消防当局说,救火队紧急出动190起火警,其中包括6座被纵火焚毁的建筑物。警方高层称巴黎街头的情景接近于"起义"。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从阿根廷参加完G20峰会返回法国一下飞机,立即前往巴黎市中心视察了骚乱现场。

马克龙随后召开内阁紧急会议,指令他的部长们与抗议者展开谈判。

2.jpg

谁是这场抗议的组织者和参与者?抗议缘何而起,法国人为什么如此愤怒?马克龙能否平息抗议化解危机?

谁是"黄背心"

3.jpg

法国内政部称,上周六法国各地约有13.6万人走上街头抗议。在首都巴黎一地就有近6千人。11月17日第一次全国范围的抗议,有近30万法国人参加。

抗议者都身穿用于交通安全的黄色反光尼龙马甲,因此这场抗议得名“黄背心”运动(gilets jaunes)。

法国政府试图将暴力骚乱归咎与法国的极右翼和极左翼势力的煽动。

但示威者囊括了法国左、中、右政治光谱,实际上许多人并没有特别的政治倾向。

运动发起者并不隶属于法国的任何政治团体或工会,也没有明确的领导人。抗议行动是通过社交媒体平台组织的。

巴黎检控官黑兹(Remy Heitz) 说,378名被捕者中,大多数是30-40岁的外地男子,他们赶到巴黎是要跟警察“一战”。

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周二(4日)将在议会接受质询,解释为什么数千名示威者能在巴黎市中心与警察鏖战数小时。

4.jpg

导火索引爆积怨

法国的法律规定任何车辆内都必须储备一件反光黄色背心。示威者者身穿黄背心,正是因为抗议的起因是政府为环保而提高燃油税导致油料涨价。

但是,燃油涨价只是一根导火索而已。它引爆的,是法国民众对政府的高税收政策的不满以及对马克龙经济改革企图的否定。

示威活动从反对油料涨价已经演变成了对贫富差距加大、生活水平下降的抗议。

抗议者要求政府全面减税,同时调高最低工资以及退休金水平。

5.jpg

“黄背心”组织者2日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希望这场运动成为“建设性愤怒的喉舌”,呼吁更多的法国民众参加到示威活动中来。

报道称,多项民调显示,70%至80%的法国人对“黄背心”的诉求表示同情。

马克龙能否化解危机

在阿根廷参加G20峰会的马克龙看到巴黎骚乱的电视画面后,表达了“拒绝接受暴力”的强硬态度。

马克龙说:“我将一直接受抗议,一直会倾听反对派的声音,但是我决不接受暴力行为。”

马克龙称,暴力示威者想要的不是改变,而是混乱。他强调,要确认每个肇事者的身份、把他们送上法庭。

内政部长卡斯塔纳甚至表示,政府在考虑实施国家紧急状态,以恢复局势稳定。

6.jpg

但是,马克龙回到巴黎后,措辞显然有所缓和。内阁紧急会议后并没有宣布实施紧急状态,而是表达了政府要与抗议者展开对话的意愿。

进入12月,巴黎像欧洲各大城市一样,进入了圣诞购物的高峰。“黄背心”抗议却迫使巴黎和法国其它城市的许多商店关门,顾客回避。

而且,“黄背心”运动有向其它欧洲城市蔓延的迹象。在邻国比利时,周末数百名示威者也穿着黄背心走上首都布鲁塞尔街头,抗议政府的高税收和高涨的生活费用。